【棠亭】《青玉环》

〈01〉
尘封已久的箱子终于被开启,内里收藏的旧物被一件件起出,经过来人一番挑拣整理,才一件件搬运到院子里去。
今日天光晴朗,正是晒霉的好日子。
院墙外便是弄堂,虽然隔着墙,也能把墙外孩童的嬉闹声听得清楚,越发衬得这光阴安然自在。
在这样的时节里,是很适合到巷口那家小茶楼去的。叫上一壶茶,听那说书人讲些半真半假的故事儿,不知不觉大半天便过去了。
你听那说书人醒木一声,故事便开了场:“诸君可知,当年这锦衣卫北镇抚司内,有一少年锦衣卫,名唤袁小棠的,与那三盗的故事?却说那三盗当年相约皇城盗宝,争一盗圣之名……”

〈02〉
却说那袁小棠,本是北镇抚司指挥使袁笑之家中独子,生性与众多官家子弟无有不同,不过是一场...

【棠亭】《无题》

又是那个梦。
重重白雾包裹着那株西府海棠,明明感受不到风,却有海棠花瓣接连不断的飘落,很快就在地上积起了薄薄的一层粉色。有一片粉色的花瓣在空中打了两个旋儿,悠悠然落进树根下坐着的少年的掌心中。那个身处于落花中的少年,依旧是当年稚嫩的模样。
衣料摩擦发出的窸窣声惊动了他。他抬头,眼前的雾气里有一人着一身黑衣,帽子上有银色的纹饰,红丝帽带穿着碧色的玉珠,身形眉眼都与他再熟悉不过的那个人一模一样。好像是尘封的回忆被勾起,少年急急地站起来,神色里带一点慌张。那人却只对他一笑,便转过了身。
这情景,仿佛历史重演。
少年着了急,向前大踏步去追,却怎么也走不出海棠树的影子,只能徒劳地呼喊:“小亭子,你去哪?小亭子?...

记个脑洞

一个也许会有cp向的脑洞。


刀马旦言和

花旦洛天依

花衫乐正绫

青衣墨清弦

老旦战音Lorra

武旦心华

彩旦星尘

娃娃生徵羽摩柯

武生乐正龙牙


啊有没有比较懂传统戏剧的好心人给我当顾问啊TAT

这注定是个难产的脑洞TAT


图片版先行



番外


      


【042】

天气预报里说今天会下大雨,放学的时候雨水很给面子的下得很足,几乎整个世界都充满了雨水。

同学们陆陆续续地走了,教室里空下来,徵羽摩柯却还握着那把伞犹豫不决。洛天依恨铁不成钢的看他,推他:“去呀。”

徵羽摩柯抬头看看前面的女孩,深呼吸,迈出去一步,紧接着又退回一步。

“上啊少年,你不是撩妹小能手吗,快用你毕生所学去攻略前面的那位美少女吧!”洛天依小声地在他耳边说着奇怪的话,语气就像那条诱惑夏娃的蛇,只不过她现在是在怂恿亚当。

摩柯第二次深呼吸,还是没有勇气迈出那一步。

洛天依无奈到了极点,猛一拍他的肩膀:“看我的。”

说着她就走了过去:“阿绫,雨好大诶,我忘了带伞,你能借我吗?”...

【041】

乱军混乱的喊叫声渐渐的逼近,依稀能听清“活捉公主有赏”的喊话声。

乐正绫脸色越来越白。她虽然一向天不怕地不怕,但到底是娇生惯养,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场面,再镇定也有限。

护送她出宫的侍卫一路上走散了半数,其余都为了自己的任务奉献了生命。最后一名侍卫就战死在她眼前,就只剩了贴身的名叫言和的宫女还陪着她。

幸好这绝望的处境里还有言和陪着她。情况总不算太糟糕。

乐正绫这样想着,绝望里欣喜地望见了高大的皇宫的门,那座门还没有被乱军占领。

终于还是找到了最后的一线生机。

乱军却已经追了上来,两个人都看到了他们沾满血污的兵器。

言和忽然扯下乐正绫腰上的公主印信,最后看了她一眼,握着印信迎着森然...

【短篇同人】《妙法院》(无CP向)

[短引]

腊月廿三,是为小年。

是日圣驾保津楼,御苑妙法院保津楼前演球戏。官民杂处,共赏乐事。


“队长!”

心华从人群里露出头来,一声清喝,奋力把手中的缀球子向外一抛。那只缀饰图案做工精巧的球在空气里划出优美的弧,直奔那只彩绘的球盂而去,可惜力量还不足,才到一半路程便往下落。

言和早应声而动,催马赶到球下落的地方,细长的彩画球杖一挑一挥,那球便乖乖顺着她的心意,继续奔向前方。她的力道拿捏得恰好,缀球子拉出的弧线末端,正在球盂的口的中央。

盂口敞开着,好像也期待着球来到。

胜利已然在望。

另一支彩画的球杖却忽然横过来在盂口一扫,把那只即将入盂的球扫飞出去,失了踪迹...

这世间繁华太多  

人影交错擦肩而过  

她走过惟独她走过  

让你停下了脚步  

沉默两颗心不再沉默  

如果你能让她降落 

 天空如自由无尽头  

可知那颗心在风中太落寞  

就让她停留在你怀中


啊啊啊我好想听龙牙唱这首《让她降落》_(:з」∠)_

1 / 4

© 芥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