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全员向】胭脂战(结局二)

*作者犯病系列,鞭打请随意。

*只是个草稿,全文手稿修改中。正文遥遥无期。先放结局草稿上来试试水。顺带一提这是被鞭笞后写的加戏版。

*文笔渣,跪求各路大神指点。

*原创人物设定: 乐正和嘉:龙牙和言和的长女,白发,与言和有七八分相似;乐正洛嘉:龙牙和言和的次子,黑发,与绫嘉是龙凤胎;乐正绫嘉:龙牙和言和的三女,黑发,与阿绫有七八分相似;乐正清嘉:龙牙和言和的四子,黑白发,与龙牙有八九分相似。

——————分割线——————

“姑母姑母!”黑发的龙凤胎欢快地叫着,雀跃着从廊檐下奔来。洛天依在桃华灼灼的花枝间回转身,两个团子般的孩童猛扑过去,一左一右的抱住她的腿,扭股糖般粘着她,撒娇似的蹭来蹭去。

“洛嘉,绫嘉,你们又闹姑母!仔细我告诉阿爹去!”一个年纪略大些的女孩在廊檐下叉着腰轻斥他们,银白色的长发左右挽了两团发髻,一派大姐头的风范。一只纤白的手轻轻抚上她的头发,温和的笑语从她头顶传来:“随他们去吧,和嘉。你小的时候,可比他们更粘姑母呢。”

“阿娘!”乐正和嘉微嗔着应了一句,尾音微微上扬,带点撒娇的意味。

洛天依正弯着腰用仅剩的右臂抱起龙凤胎中的妹妹,抬头看见言和抱着第四个孩子站在廊檐下,下意识地微微一笑,算是招呼。言和微微点头,算是回应,低了头去逗小儿子说话。黑白发的男孩子长得像极了他父亲,裹在绿色衣衫里,小小的一团,脸上挂着甜腻的笑容,奶声奶气的回答母亲的话。

展眼十年过去,言和脸上虽添了两分岁月沧桑,却更有一种风韵。洛天依看她满脸幸福地逗弄着孩子,忽然忆起当年。十年前乐正绫与墨清弦刚刚下葬,乐正龙牙便急匆匆娶言和进门的事曾在京城激起轩然大波,到如今也早已无人在意。徵羽摩柯自去年清明祭祖后便再没见过,也不知他近来可好,一个人守着祠堂度日,想来却也凄凉。可我又如何呢,不过五十步笑百步,若是阿绫还在,就好了。洛天依想着,不觉轻叹了一声。

“姑母……?”乐正绫嘉怯生生的呼唤将洛天依惊醒。

“什么事?”她笑问眼前这个与乐正绫有七八分相似的女童。

“你哭了……”乐正绫嘉替她擦去脸上的泪珠,孩童柔嫩的手拂过脸庞的感觉就像风拂过花瓣,绫嘉的动作像乐正绫那般温柔。洛天依一愣,慌乱间想抬手自己擦去眼泪,却忽然想起自己的另一只手臂早已在抢回乐正绫遗体那日断了。视线移向空荡荡的左袖管,洛天依嘲讽的扯动嘴角,冷笑一声,随即又温温的微笑起来。

言和已抱着乐正清嘉同乐正和嘉一起走了过来,拂去石凳上的落花,侧身坐下,优雅如仕女图上的仕女。乐正清嘉挣脱他母亲的怀抱,拉着长姐乐正和嘉在桃花间钻来钻去,甜糯的笑声瞬时间充盈整个院子。洛天依在对面的石凳上坐下,仍将乐正绫嘉揽在自己怀里,乐正洛嘉见姑母只注意自己的孪生妹妹,一张小脸上写满失落,却仍是紧紧牵着洛天依上襦的袖摆,挨在她身边。

言和托着下颌,手肘顶着石桌的桌面,笑意盈盈:“绫嘉这丫头,是越长越像她姑姑了,若是将来能像她姑姑那样文才武略,倒也好。”

洛天依抚着乐正绫嘉额前漆黑如缎的刘海,不知在想些什么,只唇边朦胧带着笑意,既不答话也不去看言和。

言和也不再说话,移开了视线,微笑着看乐正和嘉与乐正清嘉在花枝间嬉戏追逐,眉眼间尽是幸福的神色。昔日戏班里的当家花旦如今已是平凡妇人,安心于凡俗生活,吐纳自如,不作他想。

乐正洛嘉忽然欢呼起来,手指向远处屋脊的上方:“阿娘!姑母!你们看!看!那儿好大一只风筝!”

四人应声抬头,连花间嬉戏的两个孩子也停了下来,一起望向他手指的方向。果然苍翠的天空中,一只五彩斑斓的风筝在风里飘飘摇摇,好像要落到乐正宅的院子里来,却总也飞不到。一道细长的线拖在风筝后面,一直延伸到院墙之后,连接着风筝与院墙后放风筝的人。廊檐下一阵脚步轻响,言和转了目光看向长廊,来人却是乐正龙牙。

“不是说今天有事么,怎么来这了?”言和迎过去,脸上绽开明艳的笑容。

“阿爹!”乐正和嘉也看到了父亲,雀跃着奔向乐正龙牙,扑在他怀里。她这样一叫,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廊下站着的乐正龙牙。洛天依也站了起来,笑着唤了一句:“兄长。”龙凤胎兄妹俩牵着她的衣摆,脆生生的也唤了一句阿爹,只有乐正清嘉扶着桃木的枝干,瞪着一双大眼睛,一语不发。

乐正龙牙并没在意自家小儿子对自己的疏离,弯腰抱起自家长女,笑着问言和:“你们刚在看什么呢?那样专心。”

“在看风筝呢!”乐正和嘉抢着回答。

“看风筝有什么意思,阿爹带你们去放风筝,好不好?”乐正龙牙轻轻刮了刮她的小鼻子,目光宠溺。

“好!”乐正和嘉脆生生的应下。

“噢!去放风筝喽!姑母也去好不好?去嘛去嘛!”乐正洛嘉拽着洛天依的袖子,半是祈求半是撒娇的看着她,带着一点耍赖的意味,只等着洛天依答应下来。乐正绫嘉也帮着孪生哥哥,半拖半拽地把洛天依拉过去,不容她拒绝。洛天依也只好含糊着答应下来。

“清嘉你不来么,阿娘也去哦。”言和笑着向乐正清嘉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乐正清嘉在原地扭捏了一会,终是奔向了母亲。言和牵过他的手,对乐正龙牙笑说:“龙牙,你也抱抱你小儿子。”乐正龙牙果真便放下乐正和嘉,弯腰将小儿子抱起,乐正清嘉不情愿的在他怀里扭了几下,见改变不了既成事实,也就默许了他抱着自己,只是默默把小脸别开,拒绝与乐正龙牙目光相接。乐正和嘉站在一旁,背着乐正龙牙与言和对乐正清嘉做了好几个鬼脸,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洛天依在一边看得分明,抿了嘴偷笑,笑得龙凤胎两个莫名其妙的对视一眼,又抬头迷惑的望着洛天依,不明白她在笑些什么。洛天依注意到他们探询的目光,一人给了一个爆栗,又抬起一根手指压在唇上,示意他们不要出声发问。

言和与乐正龙牙他们已走到了院门处,不见洛天依他们跟来,便回转身来笑着呼唤:“天依,还不来吗?”

“哎,就来。”洛天依应着,带着两个孩子赶了过去。

关上院门前,洛天依下意识的抬头又望了望那只风筝。风筝依然在风里飘摇着,风筝上系着的丝带自顾自的舒展。细线却突然断了,风夹带着这只精美的风筝飘摇向远方去了,隐约可以听到院墙后风筝主人的叹息声。

——————分割线——————

【后记】 请不要问我为什么乐正家的孩子叫天依作姑母,因为我也不知道姑姑的妻子应该怎么称呼。另外为了防止我个话唠不小心剧透太多,请原谅我在正文出来之前不会再放出任何设定。


评论
热度(4)

© 芥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