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档】长干行(龙言)(预告向)

【啊其实不是预告啦,因为习惯拖坑担心拖着拖着就忘了基本思路就放这个在这里提醒自己,所以应该算是备忘录一类的东西?不过没有重要情节叫备忘录真的大丈夫吗】

【剧情缘故,诗词引用不按原诗顺序,然后在前三个章节摘了一点放在这里】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想刻一个小绫。” 乐正龙牙在木头上刻出女童上衣的轮廓,才转过脸去看言和。言和低着头,就着他的手看那初具人形的小小木块,耳边髫发细软服帖,粉雕玉琢的小小一团,偎在他身侧。她忽然伸手,要拿那小木人,乐正龙牙连忙缩手,把木人藏到身后。

言和抬起头,澄澈的眸里水波潋滟,委屈的盯着他:“龙牙哥哥欺负人。”

乐正龙牙被她看得局促起来,挠了挠头,闷闷地说:“那……我给你赔礼道歉。”

“不够!我要你给我也刻一个玩意儿!”言和带点小得意的得寸进尺。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

“小和!”母亲站在厨房门口,招着手叫自家的小女儿,“小和过来,送几个月团到对门乐正家去。”

“我不要去!” 言和赌着气,有一下没一下的扯着桂树的枝叶,扯得满地落花。

母亲只以为她是害羞,笑着调侃:“小丫头,昨天说将来要嫁就只嫁对门的时候不害羞,现在倒扭捏起来了。”

母亲话音未落,言和已飞红了脸,三两步躲进自己房里,口中含羞带嗔的嘟哝着:“我没说过!我没说过!我什么都没说过!”她本是要将这话说给母亲听,却只说给了自己听。

[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

“小和,你连今晚也要躲着我吗?”与言和隔着一个身位坐在床沿上的乐正龙牙委委屈屈的望着她,想靠近又不敢靠近的样子活像被主人训斥了的某种会汪汪叫的动物。

坐在床尾用红绫帐子遮脸的女孩子沉默了一会,才小心翼翼的从帐子后探出半张脸,看他一眼又迅速地缩了回去。接近惊鸿一瞥的一眼间,乐正龙牙分明看到她的脸已红得和崭新帐子的颜色没有分别。

原来是在害羞啊,还以为是被讨厌了。乐正龙牙不由一笑,放松下来,下意识的想要坐得离她近些。

他刚刚有起身的动作,便被言和看到。

“别动!”言和喊了一声,整个人又往帐子后缩了一缩,静默了一瞬后又补了一句任性的话,“我不许你动!”

“好好好,我不动。”乐正龙牙忍不住笑了,乖乖的坐回原处。言和被他笑得羞意更浓,索性拉下帐子将自己全部遮住,赌气一样别过脸去看雕花的床栏,任凭龙牙怎样叫她都不理睬。

“小和,你要怎样才肯理我呢。”千百声的呼唤却只换来面前人的不理不睬,乐正龙牙更是委屈,也赌气似的别过脸去。

“你要道歉。”言和半撩起帐子,露出一只眼睛看他,撒起娇来。

“龙牙哥哥,你道歉。”

“四岁那年……我明明就懂得喜欢的意思的。”



评论
热度(10)

© 芥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