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绫】架上蔷薇相缠绕

【一】

桃木梳在如绸般柔滑的长发间滑过,温柔的原木色与棕色相交融,千丝万缕的沉淀着温存的时光。乐正绫乖顺的伏在言和膝头,细嗅萦绕着她的薄荷香。言和小心翼翼地梳着她的长发,动作轻柔,怕一不小心弄疼了她会惊醒一场梦境。午后的阳光在房间里一点点发酵,一切都被温馨的气息染成柔和的蜜色。

此情此景,让言和想起曾经胡兰成在他与张爱玲婚书上写下的那句誓言。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这句话,多么契合她与乐正绫的现在。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多暖人心的事情,却偏偏多了愿使二字。可是,就这样也很好吧,两个人都存着这样的心愿,也就是现世安稳了。言和想着,下意识忽略现实的苦涩,只专注的享受这片刻的温馨。

人总要学会苦中作乐。

“呐,阿和。”

温柔的女孩声音轻轻响起,乐正绫在言和膝头吐气如兰。

“呐,阿和,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的我们。”

伏在言和膝头的年轻女孩抬起头,面对着她,莹润的玛瑙色眼眸空空荡荡,没有神采,也没有聚焦点。是个盲人。她只说了小时候这个限定语,对于说的是小时候的哪一件事语焉不详,言和却在第一时间里理解了她话中所指。

这个留着一头男孩式短发的女孩想起过去,浅浅一笑,带着遮掩不住的苦涩意味,暗自庆幸眼前人看不到她的表情。

“记得。那时你说,你是娶二娘的人。”

“那,二娘还愿意嫁给我吗?”

“她愿意,如果娶二娘的人还愿意娶她的话。”言和说着,鼻子忽然一酸,差点带出了哭腔来。

“能听到你这样说,真好。可是我们都长大了。”乐正绫伏回言和的膝头,喃喃的重复了一次最后一句话,“可是我们都长大了。”

两个人都沉默下来,又默契的同时苦笑一下。即使一句话不说,她们也能明白在刚才那段前言不搭后语的对话之后,彼此的思绪停留在何处。那是在长久的相伴中培养出来的默契。

“阿和,唱那首童谣给我听吧。很久没听过了。”沉默了一会,乐正绫突然说。

言和一愣,记忆里孩子的声音穿过泛黄的岁月遥遥传来,在阳光里沉浮。她轻咬唇,应和起那流传了千百年的韵律,初开口时稍微有些生涩,很快变得熟滑。

“寻寻转,菊花园,阿爷叫我看龙船。我不看,我要读书中状元。月亮光,照禾塘;年卅晚,铡槟榔;槟榔香,嫁二娘;二娘头辫未曾长。今年长?明年长?梳靓头髻做新娘。”

这本是一首男孩子唱的童谣,由她唱出来却也不违和。她的声音仿佛一叶小舟,载着满船的旧日回忆,淋漓着水雾飘摇而来,一直摇向人心底的深渊里去。一字入了心,一曲入了心,回忆也入了心。

记忆里的画面像闪着雪花点的老电影,一帧帧在漆黑的幕布上闪烁,乐正绫一语不发,专注的看着这一部只有自己能看到的电影,一颦一笑都不肯错过,即使每一个细节都早已烂熟于心。渐渐地她觉得有些疲倦,那些旧日的画面与言和的歌声纠缠在一起,模糊成一团彩色,最终归于无尽的黑暗。

歌声渐渐归于平息。言和听到乐正绫均匀的呼吸声,知道她睡熟了。桃木的梳子从言和素白的指尖被放下,与铺在沙发上的坐垫相碰,没有半点声音。

“安心睡吧。二娘在这里守着你呢。”言和轻声说,声音温柔,像阳光描过落叶。

乐正绫的睫毛微微颤动,猫一样乖巧的伏在她膝头会周公。

言和抬头望向窗外。

正是阳光最好的时候。 


【第一次起这样子的标题,感觉中二指数又上去了_(:з」∠)_话说回来这个我拖来拖去写了也有一两个月了才得这一千来字真是……而且还退步了……真难过啊QAQ还没有写完,只是丢出来鞭策自己。】

评论(2)
热度(7)

© 芥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