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绫】架上蔷薇相缠绕

【二】

墨绿色的毛线在织针的翻动中互相套络,被编结成一条围巾。乐正绫把拆出来的毛线在左手食指上绕了两绕,每当感到毛线拉紧,便从放在膝上的毛线团里再拆出来一段,放得长长的,一直垂到地上。言和默声专注于织针上的工作,有时抬眼看一看乐正绫,唇畔不经意盈起一抹温暖的浅笑,浅得像是阴天时分涂抹在白色水泥路面上的阳光。

两个人都不说话。一个只管织着手头的毛线,一个只管从线团里拆出毛线,默契的配合。一织一拆间,整个世界都离她们远去。就像身处汪洋中的孤岛,只有两人相对,连时间也被忘记。

日光渐浓,阳光落在地板上的影子带上了中午的温度。消磨了她们半响功夫的围巾终于接近完工,言和让乐正绫靠近她些,在乐正绫颈上试了试围巾的长度。墨绿色的毛线织物在女孩白皙的颈项上绕了两圈,毛线触及皮肤有些微微的痒,像有小蚂蚁在爬。

乐正绫往指尖上绕着毛线,轻声问:

“什么颜色的?”

“墨绿色。”

“我喜欢红色。”

“嗯。我记得。”

一阵沉默。

“是织给他的?”

不等回答,乐正绫便撅起嘴,半赌气的,将脸转向言和的方向,一字一字:

“我不想你给他织。你织的,只有我能戴。那个混蛋,没资格染指!”

言和的动作一顿,即使知道乐正绫这番赌气大半是因为吃醋,心里还是隐隐有些担忧。

事情已经过去了半年多,阿绫她还是不能释然么?真的,就不能原谅他么?

“绝对不会原谅他的!那个混蛋!”乐正绫像是猜透了她的想法,一字一顿发着狠,俏丽的脸上蒙着一层冰霜。

言和愣愣的看着她的眼睛。那双漂亮的眼眸仍像红玉一样温润,却永远的失去了焦点,再不复曾经的神采,死寂得像烛天巨火烧过后遗留的焦痕。如今它们空落落的,嵌在那张清秀的面孔上,就像幽深的无底深渊,肆意吞噬去女孩原本的阳光与活泼。

自责与难过一同涌上言和的心头,隐约还夹杂着一丝暗喜。言和被自己那不该有的想法吓了一跳,随即为那丝暗喜生出愧疚。

她怎么能因为阿绫恨着她哥哥而暗喜!

“对不起……”她低声喃喃,不知是向谁道歉。

乐正绫只装作没听见。

熟悉的钢琴旋律响起,是预先设定的手机闹铃响了,提醒她们现在已是正午十二点。不知不觉间,整个上午便过去了。

乐正绫起身,笑说:“我来做饭。”

言和下意识地要出声阻拦,转念一想又将阻拦的话咽了回去,只问:“要我给你打下手么?”

“不用,我一个人就行。你这个需要我照顾的家伙,还是好好休息吧。”乐正绫摆了摆手,摸索着向厨房走去,步子间有些跌撞。

说的好像你不需要人照顾一样,真是的,爱逞强的犟丫头。言和觉得有些好笑,却没再说什么。随她去吧,反正自己也会在她身边守着,能有什么问题呢?何况,在这个时候,阿绫想要的并不是别人的照顾啊,她只想要别人的信任而已。

还是让她自己去吧。

言和自我安慰的笑笑,费力地弯腰拾起滚落在地的毛线团,与快要完工的围巾一起放进藤篮里,随手塞到茶几下。茶几下凌乱的放了不少杂物,其中最显眼的是两袋中国红的毛线。那是言和准备给乐正绫的冬季衣物的前身。

离冬天还早。不过,等打完这两袋毛线,也就该到了。

言和拿起茶几上的玻璃杯,拨动轮椅,到饮水机前接了一杯水。透明的液体汩汩流入杯里,水面闪动着温柔而轻盈的波纹,纯净无一丝杂质,像一块在杯里流动的水晶。素手握住杯子的底部,水的清凉隔着杯壁传入手心,言和因长时间集中精神而有些昏沉的头脑终于得到一丝清明。

言和轻啜一口杯里的水,随即放下杯子,拨着轮椅去到厨房门口,屏息静气的看着灶台边忙碌的女孩,眉头随着菜刀的起落而蹙起舒展。

果然还是要亲眼看着才能放心啊。


评论
热度(5)

© 芥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