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绫】架上蔷薇相缠绕

*这章字数爆了……本来只想写一千二的。不能和以前的对称了啊让我这个强迫症怎么活。


【四】

22,,21,20……

屏幕上的红色数字闪动着减少,失重感随着电梯的逐层下降而消失。言和仰着头看那个不断跳动的红色数字,双手不自觉地收紧,指甲陷进掌心细嫩的肉里,很快就再也感觉不到那轻微的疼痛,整颗心都被难以言说的紧张情绪攫住。数字每减少一次,她心里的不安就增加一分。

她不想出去,不想离开那间绝对安全的屋子。

她怕得要死。对外面的世界。

她想叫乐正绫带她回家,锁上门谁也不要见。言声自说自话安排的下午茶谁要去啊,让他自己玩去吧!她才不要到外面去!

回去,回去啊!阿绫你带我回去!

指关节泛起苍白色,紧张的情绪像软木塞子一样塞住了喉咙,无论怎样努力也发不出声音,而内心深处的那个软弱孩子早已哭得歇斯底里。

这个样子,真是讨厌。

那些人的眼神……也真是讨厌。夹杂了那么多的情绪,却偏偏没有把她当作平常人来看待的眼神。被那些目光裹挟着,就像撞在蛛网中的昆虫,心有不甘,却无力抵抗。

言声偏偏要带她出去,简直是要分分钟玩死亲妹妹的节奏啊!

乐正绫从背后伸过手来,温热纤细的手掌轻轻按在言和肩上,无言地安慰她。即使看不到言和此刻的神情,她也能敏锐的感觉到言和的不安。乐正绫与言和,本来就是青梅竹马,朝夕相伴的人之间总会有莫名的心灵感应。

“没事的,别怕。”女孩温声软语。

我们都还在彼此身边呢。乐正绫没有说出后一句话。

也不必说出,两个人都懂。

言和微侧过脸,右手覆上乐正绫温软的手,被她反手握住,不轻不重的,束缚在掌心里。好像这样子握着,不松开就能天长地久。

“声哥也是为了你好。你总不能一辈子躲在家里啊。那些目光,你还是得去适应。”

“我……知道。”无力反驳,言和只能艰难地从齿缝中挤出三个音节。

说话间电梯已降到了一楼。金属板门向两侧匀速滑开,像照镜子一样,对面出现一张与言和一模一样但写满不耐烦的面容。身材高挑修长的银发青年斜倚着墙壁站立,显然是等了许久,电梯若是再慢一分钟,这个急性子大概就要冲上二十二层去撞门了。

“哥……”言和硬着头皮叫他。

“终于舍得下来了吗,你这拖延症。”言声收起不耐烦的神色,并不走过去,只等着乐正绫把轮椅推到他身边。

言和勉强笑了笑,没有心思像以往在家里那样去吐槽言声。乐正绫也是笑得勉强,轻轻地打了声招呼,便俯下身去,在言和耳边细细叮嘱:“早点回来,我在家等你。不要担心我。回到的时候记得给我打电话,我下来接你。在外面的时候不要去看周围的人,就不会怕了。”

她一点点地松开握住言和的手。言和急忙去拉,刚刚拉住指尖,来不及握紧就被挣开。与此同时,言声默不作声的接过推轮椅的工作。

“阿和就暂时交给你啦,声哥,要照顾好她啊。”乐正绫故作轻松的抬头一笑,一面说着,一面走开,倚在言声方才靠着的墙上,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苍白。

轮椅前行的声音逐渐远了,很快就再也听不到那个一点也不美妙的声音。

可惜,我不能目送你。囚禁着我的这片黑暗,害我对你现在的模样一无所知。你的眼睛,还像以前那样灵动活泼吗?明明是照亮着我生命的存在的你,光芒却穿不透这片黑暗,就算在一起,也无法再相见。

忽如其来的冷意瞬间渗入骨髓,乐正绫下意识抱起双臂,以为这样就能驱走那份刺骨的寒。

会有这种感觉,一定是那个人不在身边的缘故。

但是,不会示弱的。绝对不要回去。

冰冷的液体从脸颊滑过,滴落在手臂上。乐正绫抹了一把眼角,惊愕于指尖感受到的湿冷感觉。原来她还能哭。

你看,阿和,我其实比你还要害怕面对这个世界。我也只不过是个胆小鬼。和你一样的害怕那些目光,虽然我看不到。冰冷的嫌恶也罢,带着微弱温度的怜悯同情也好,都只让人感觉到彻骨的冷。你一定也和我一样,在独自面对这个世界的时候,只觉得寒入骨髓。

可是,我们无法改变失明与瘫痪的既成事实啊,也只有去适应这样的世界。不过是风刀霜剑而已,谁又没经受过。

远处隐隐约约有狗的叫声,在一片寂静的小区里很是突兀的响起。乐正绫疑惑地偏了偏头,并没有太在意那声音。

该回家去了。说过在家等她的。

乐正绫单手扶着墙壁,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去找楼梯。

刚刚走出两步,一团热乎乎毛茸茸的活物就撞了过来,撞得她趔趄了一下。女孩本能的轻声惊呼,往旁边躲了一下,那团活物却不依不饶,又纠缠上来在她小腿上蹭来蹭去。曾经乐正绫十分熟悉的蹭法。

“啊呀,薄荷,不可以这样。你吓到人家了。”带着微微喘气声的女孩声音在耳边响起,那只小狗随即被人抱开。

这声音好耳熟。乐正绫在记忆里搜寻着,爱梳八字辫的灰发女孩形象很快浮出,轮廓分明。

“洛天依?”


评论
热度(6)

© 芥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