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同人】《烟火除夕》(龙言向)

*未完成,后半篇写不出来坑掉了。不想再写了就存个档吧。

*《芷生沅水》的续篇。


【一】

放干了水的稻田里立着一茬茬收割后留下的干枯稻杆,本该延绵牵连的的龟裂土地被田埂切割成不规则的块状,和国道旁的行道树一起从车窗外滑过。

言和托腮望着窗外,有意识地把身体往靠近车门的角落里缩,尽力避免与坐在身边的那个黑白毛有身体接触。在没有确定父母家人的态度前,有些事情是要全力去隐瞒的。比如,与某个顶着自己老师名号的青梅竹马相爱的事实。

“……打花鼓,绕花线儿。里踢外拐,八仙过海……”

车窗外,穿着红色大衣的少妇一面念着大约是网上看来的童谣,一面含着笑意看小女儿踢毽子的笨拙动作,还按着手指数她踢的个数,频繁过往的车辆噪音很多,但并不能打扰她们分毫。而车里的人,惊鸿一瞥间因了她们而勾起久违的儿时记忆,恍然想起年幼时候过春节的琐屑日常,每一件事经过时光冲刷后都平安喜乐。

“牙牙,你过年不回上海,爸妈不生气吗?”母亲从副驾驶座回过头来。

“生气大概不至于,不过还是会不高兴吧。但是阿绫也说要来这边过年,听说在家里闹了好多天了,没办法,就只好同意我不回去,留在这边等阿绫过来。”乐正龙牙看似很老实的回答了一大串。

言和默默向窗外撇了撇嘴。明明就是自己不想回去,还死活不肯说明理由,和家里大闹了一场,最后爹娘怒了派乐正绫过来抓她老哥回去,这家伙现在的行为根本和逃亡差不了多少,竟然还能把话编得这么圆。真是服了这家伙了。

“那牙牙是为什么不回去啊?”母亲随口接着问。

母亲话一出口,言和就紧张起来,又只能装出没注意到他们交谈内容的样子,眼风里悄悄瞪了乐正龙牙几眼,满满都是警告意味。

敢说出来我就灭了你!敢说出来我就灭了你!“今年除夕和我们家一起过吗”这种话我才没有说过!敢乱说就灭了你!

乐正龙牙看她一眼,眼底笑意莫名:“很久没回来了想感受下童年啊。而且这边给压岁钱便宜嘛,五块十块的就可以了。阿姨你也知道我刚毕业出来,手头紧啊。”

手头紧个鬼啊你,明明是个土豪!言和忍不住在心里吐槽。听到母亲和乐正龙牙之间的话题被成功引到物价讨论的时候她心情终于放松下来,有了捕捉对话里槽点的闲心,却没注意到另一侧车窗边言声意味深长的微笑。

秘密生长的种子,躲不开有心寻找的鸟雀的眼睛。

    更何况,那双眼睛,属于从始至终旁观它生长的人。 

【二】

车子在下坡的岔口前慢慢停下,才刚刚停稳言和就打开车门蹦了出去,一马当先冲下去,扑到坡下站着等待的老人怀里:“奶奶!”

“阿和,你慢点!多大人了还跟一个孩子似的黏着奶奶。”母亲笑着提了年货跟下来,空着的右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半嗔半宠。

言和不好意思的从奶奶的怀抱里挣出来,往下拉了拉衣摆,接过母亲手里的年货一步一跳的走到铁质的院门前,从门上镂空的地方伸手进去开门。才开了一条缝,一条眼睛上方有两块黄斑的黑狗就从门缝里挤了出来,疯狂的摇着尾巴,踩着轻快的小碎步前去迎接落在后面的主人。

“细娘细娘!细娘你回来啦!”侄子侄女们听到开门的声音,从屋里跑了出来迎接,左拉右拽的拖着言和往里走。

“诶诶,别闹别闹。我还要回头去拿东西呢。”言和艰难的从孩子堆里脱身,顺手把手里的东西交给年纪最大的侄女,煞有介事的说,“细娘还要回头去帮你老叔拿东西呢,你们先把这些拿进去。”

“嗯!”单纯的孩子们非常爽快的应下了,但没走出两步就已经把那一袋子的饼干糖果瓜分完毕。

醉翁之意不在酒嗯。

言和无所谓的笑笑,转身小跑着回去,像小时候一样拉住奶奶的手,笑得像个傻瓜。言声怀里抱着两件酸料走在旁边,随口嘲笑言和两句,两人又像小时候那样叽叽喳喳拌起嘴,惹得奶奶和言和的母亲止不住的发笑。言和的父亲刚刚停好了车,正扛着两箱米粉走下来,乐正龙牙拿着剩余的年货跟着他。和谐得就像岳父与女婿组队回乡。

“你是牙牙?”奶奶早就注意到了这个黑白发的年轻人,皱着眉思索了好一会,才恍然大悟的想起一个名字来。

“是。奶奶还记得我?”乐正龙牙笑着赶上前和她们并排走。

“怎么不记得?小时候阿声跟阿和两个那么皮,要不是你帮我照看他们,我还不得累死。”奶奶的笑容很是热情。言和听见提到自己从前的黑历史,不由得红了脸,悄悄抬眼去看乐正龙牙,正撞上乐正龙牙含笑的碧眸,急忙又低头。

笑什么笑,好像你没份捣蛋一样。哼。

言和心虚的腹诽。脸更红了,简直要滴出血来。

幸好奶奶没有问为什么龙牙会来,而是和他聊开了家常。言声在旁边朝言和挤了挤眼,随即坏笑着跑开,才刚到院门就扯开嗓子喊我回来了,急得言和有气也没地方发泄,只好在他背后握拳挥了挥以示不满。言和所没看到的是,母亲在她背后微皱的眉头。

方才她与乐正龙牙的眼神交汇并没有逃过家人的眼睛。

是福是祸?此兆未知吉凶。

【三】

吃过午饭,照例是闲话家常的时间。

奶奶怕冷,搬了把椅子到院子里,一面晒着太阳,一面削着刚刚洗净的马蹄,和言氏兄妹、乐正龙牙闲聊,不时地把手上削好的马蹄子递给言和。

“奶奶,你别太偏心啊。我也是你孙子诶。”言声抗议。

“自己削。这么大人了,还要别人削给你吃。”奶奶佯作严厉的批驳他,又漫不经心的转脸来问言和,“阿和也有十七了吧,有男朋友没有?”

言和被这突然袭击吓了一跳,险些被马蹄汁呛到。

这真是个好问题啊奶奶……

言声在奶奶的视线范围之外对言和挤眼笑了笑,很有些阴险的感觉:“阿妹她啊,未婚夫都带回来了,还问有没有男朋友呢。”

“你胡说什么啊哥!我哪里有未婚夫!”言和红了脸,矢口否认。

“是是是,没有,未,婚,夫。”言声话里有话的重复了一遍言和的否认,故意在“未婚夫”三个字上加重了语气,意味深长的笑着走掉了。

“这个人真是。乱说话。”

言和气鼓鼓的嘟囔了一句,偷偷去看奶奶的脸色。出乎她的意料,奶奶脸上并没有不高兴的神色,上下打量着乐正龙牙,开始考察他。

“牙牙,你现在毕业了吧,是做什么工作的?”

“老师。在言和她学校当老师。”

“哦。”奶奶默了一默,“不是高二的老师吧?”

天呐奶奶,你真是两句话就问到了重点啊。言和着急地不断向乐正龙牙使眼色,后者却偏偏是个迟钝的家伙,根本没有理解她的意思,张口就说:“是……”

“是高三的,高三的老师。”言和只好抢着堵住他的话头,面对奶奶疑惑的眼神,心里暗叫不好。

——————未完没有待续——————


评论
热度(7)

© 芥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