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荔枝红》(龙言向)

 努力向外探到最远的手将梢头一串又红又大的荔枝折下,手的主人满意的一笑,扶着树枝直起身,脚下忽然一滑,带得他所站立的那一岔树桠狠狠晃动了一下。来不及调整重心的乐正龙牙下意识双手护住刚摘下的两挂荔枝,在言和的惊呼声里掉下,摔进满地干枯的落叶里,扬起一片灰黄色。

“龙牙哥,你没事吧?”言和三步并作两步赶到他身边,双腿顺势一曲跪坐在积叶里,弯腰去看被落叶半埋的男孩,整个人几乎都要俯到乐正龙牙身上。

“没事!这些叶子厚。”

乐正龙牙抬手,豪气潇洒的一挥,满脸不在乎。言和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拉他坐起,张了张嘴却不说话,默默把他手臂上被石头擦破的地方一一指了给他看,欲言又止的话语在她眼神里不言自明。

“不就是点小伤么,这有什么的。”乐正龙牙低头,不敢看她的眼睛,举着两挂荔枝对比了一下,轻轻咬一下嘴唇,选了偏小的那一挂塞到言和手里,动作有些犹豫,“喏,你的荔枝。”

随即又把另一挂藏到背后,小声的补充:“这挂大的给阿绫。”

“喔,真是个好哥哥!”言和果然被他牵着走,微撅起嘴,不满的抗议,“摘我家的荔枝,也好意思给我少的那份吗?”

“因为阿绫喜欢吃荔枝……”乐正龙牙底气不足的解释,为难的看着言和,伸手想去、摸摸她的头发安抚她,却在半途中滞住,像碰到了一堵透明的墙般,一点点的缩了回去。

言和看一眼他缩回的手,莫名红了脸,向右侧过脸低声囔囔:“我也喜欢吃荔枝啊,凭什么给我少的那一份。”

真是的,又使性子了。明明在别人面前都那么温柔识大体的,为什么到了他面前的时候就总是使小性子啊,又不能像小时候那样哄,真头疼。

乐正龙牙无奈的也别开脸,目光在四周逡巡,从满地落叶逐渐上移。繁茂的墨绿色树冠,枝头缀满犹带青绿色的荔枝果,寥落无几的鲜红在梢头的一片绿色里很是扎眼。方才他踩动的树桠在摇晃一阵之后已静止下来。

虽然有点险,但也不是办不到的事……对吧。

乐正龙牙一撑地面站起,一语不发,打量了一下枝梢一挂荔枝与地面的距离,又要上树去。

“你别!”恍然明白过来他想要做什么的言和慌忙向前一扑,拽住他的手,拉得他半个身体都偏转过来对着她,“要是又掉下来,我都要疼死了!”

最后一个字刚出口,气氛诡异的尴尬起来。言和轻轻抿唇,两眼四下一溜,确定四下无人,脸上骤然而起的绯色才消退几分。

真糟糕,竟然说了这种话。幸好没别人。

乐正龙牙也是满脸的错愕。上一次看到言和做这样的表情和小动作,还是在五年前,他们定下娃娃亲的那一天。简直像是时光倒流。一时间两个人都不知该如何应对,尴尬的相对着沉默。乐正龙牙保持着被她拉得身体半偏的姿势站着,酝酿了千百遍的话始终哽在喉间,半句也说不出,良久,只展开一个灿烂的笑,目光从言和绯红的双颊游移到那只紧紧抓着他手腕的手上,不觉出了神。

一抹素白的颜色忽然在他眼前一晃,乐正龙牙回过神,看见手腕上那只柔弱无骨的纤细小手恋恋地松开。言和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仿佛慢慢拔节的春笋,脸上红晕褪尽,恢复了平日里的淡然神色,落落大方的抬头一笑,毫不躲闪的看着乐正龙牙那双碧绿的眼眸,温和的低语与乐正龙牙的心思暗合。

“哎,刚才的话,别和人说。”

不等乐正龙牙回答,她便转了话题,刻意提高了音量。

“去河边吧。我帮你把伤口洗一洗。”

正说着,她已经扯起乐正龙牙那根长辫子,在前引着他走。乐正龙牙呆呆的跟着走,眼眸里满满映着的都是那一抹素净的色彩。

似乎……有什么被遗忘了?

乐正龙牙回头向后望了一眼。

被遗落原地的荔枝安静的躺在经年的积叶上,果皮的红与枯叶的灰白相映衬,色彩意外的调和,自顾自的热闹感觉,美得恍然若隔世。

真是叫人不由得期待,走在前面的素色女孩换上嫁衣的那一天,会是多么惊艳的模样。

也许,很快就可以看到了吧,那样的一天。


评论(2)
热度(19)

© 芥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