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同人】《黄昏与夜的色彩》(言洛向)

*只是女子高中生的日常。



下午七点二十五分。

黑板上的扩音器里播放着英语听力,洛天依在做题的间隙里抬头望了一眼窗外,本是无心的一瞥,却再也收不回目光。那双眼神凝滞的碧绿瞳眸里倒影着绚丽的图景,她已是被那绚烂摄去了心神。

窗外,一直到洛天依目光所及的尽头,黛青色的群山间夕阳半掩,夕阳余晕的边缘时略深的藕荷色,向上有一线牙色,再向上渐变为象牙白,葱白,月白,浅蓝,大块的天蓝,渐变的色彩直向着洛天依面前来;顺着这些色彩的走向略移目光,纯白色撞入视线中,那是教室的天花板;于是她把头扭向左边,从走廊望出去,葡萄紫色的天穹向下渐淡为青莲色,再淡至粉色,依着山缘的一带却是鲜艳的彤色。这渐变的天空绚丽得仿佛绝世的名画,直叫人遗憾身处室内,纵使抬头也望不见头顶天空的色彩。

扩音器里开始播放最后一段听力材料,洛天依连忙收神,一面努力辨听着词句,一面却克制不住的回想往昔。

洛天依记得,第一次见到她,也是在这样一个绚彩的黄昏。

那天,她和乐正绫被墨清弦强拉着去当观众。篮球场上除了墨清弦与乐正龙牙,还有一个留着男孩式短发的长腿女孩。本以为会是一个乏味至极的下午,却因那女孩的存在而变得有趣起来。

晦明不定的光线里,篮球同着白发的女孩落下。她刚刚完成了一记完美的扣篮,连极少夸人的乐正龙牙也忍不住脱口而出一句漂亮。面对夸奖她也只是牵了牵嘴角,淡淡地一笑置之,并不放在心上。那一抹淡然的微笑莫名便吸住了洛天依的目光,好像一星烛光,霎时间燃亮了昏晦的房间。耳边乐正绫像花痴般嚷着好帅好帅,女孩注意到洛天依的目光,转过脸来,大方地迎上她的视线,灿然一笑。只一瞬,便抵过灯火繁华。

原来一见钟情真的存在哦。

洛天依听到自己的呼吸一滞,眼睛仿佛被那女孩的光芒灼伤,心慌意乱的垂下头敛了眉眼,悄悄红了脸。

胡思乱想间,听力测试已经结束。洛天依按着在试卷上标记的答案涂好答题卡,检查一遍将它放在一边,同时悄悄瞥了一眼走廊,随即失望的垂下了眼睫。

好吧,才刚下课,她哪能上来那么快。

这样想了想,洛天依忍不住放下笔,九十度转身背倚窗台,眼睛瞬也不瞬的望着教室门,期盼着那个人。

走廊外那一半天空在她的注视下,从孔雀蓝渐渐深成宝蓝,再至深蓝、藏蓝,最后化成了深沉的墨黑色。直到上课铃响,那一抹淡色的身影始终不曾出现。

洛天依若无其事的转回身,把半干的长发随手松松一绾,拾起笔做英语周测的笔试部分,眉目间微微流露出失望的神色。

这一次的英语作文是练习过无数次的建议信,洛天依却还是花了整整一节晚自习才完成。平日里写起来行云流水的英文单词今天却频出舛误,不是漏了字母,就是错了拼写次序。洛天依时不时要停下来修改,改得满心烦躁。

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

英语课代表在讲台上嚷着交答题卡交作文,洛天依顺手把机读卡和作文拿给同桌让她代交,笔一扔,人向前一趴,脸埋在双臂间,咬着唇暗自生闷气。

有人在她身边坐下,推来一袋东西挨住她的手肘,犹散着热气。熟悉的中性声音在她耳际淡淡响起:“怎么又趴桌子?不高兴了?”

“没有。”洛天依矢口否认,心里的无名火刹那间烟消云散,抬起去望着来人的碧眸里笑意盈盈,孩子样撒娇,“阿和,我饿。”

“又没吃晚饭?你呀。”言和轻轻一戳她的额头,半嗔半笑,解开塑料袋上的系结,又拿过她插放在马克杯里的银色筷子,用矿泉水冲了一冲,才交到她手里,“喏,你昨天说想吃的香芋饺。”

一面说着,言和一面伸手解开洛天依松松挽着的发髻,让那头半干未干的长发垂落:“以后头发还湿着的时候不要绾起来,小心湿气上头。”

洛天依嗯啊应和两声,忽然搛起一个饺子冷不丁喂进言和嘴里,看着被突袭后女孩惊愕的模样,笑得眯了眼睛。

言和愣怔一秒,含着笑意不轻不重的在洛天依脸颊上捏了一下,托了下巴看她吃。

“天依,明天我们要去市里参加运动会,会有两天不在这里。”

“嗯,我知道。”洛天依偏偏头,“会和一中篮球队碰上吗?”

言和点头,抿一抿唇,忽然说:“明天我就要出征了,天依没有什么表示吗?”

“那,阿和想要什么表示呢?”话音未落,碧眸的女孩扶住了言和的肩膀,上身前倾,绯红双颊慢慢贴近言和的脸颊,温柔的鼻息清晰可闻。

心跳骤然加速,如擂鼓一般,在紧张的期待着什么。言和惊诧于洛天依前所未有的主动,一时忘了应对,只觉得两颊滚烫。

“噗嗤,阿和,太好骗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唇瓣将要相触的瞬间,洛天依忽然整个人向下一滑,搂住言和的腰,脸埋在她胸前,双肩不住抽动,笑得几乎止不住。

“淘气。”言和无奈的笑嗔。

洛天依只是笑,笑够了,才在她怀里仰起头,声音轻而温柔。

“阿和,加油。我等你凯旋。”


评论(3)
热度(16)

© 芥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