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去年七月到现在的零散集合嘿嘿嘿。在别处发过了,搬过来存个档。】


【002】
“言和,生日快乐。有时间就回来看看吧。”乐正龙牙对着黑白照片中的女子喃喃着,目光迷离。乐正绫见怪不怪的从他身边走过,低头对怀中洛天依形象的人偶微笑着说:“天依你看,哥哥又来了。算了,不管他了,谁叫我们乐正家的人个个都是痴人呢。话说回来明天是天依你生日啊,想要什么礼物?”

——————————
【背景:言和洛天依两人已死,天依人偶是洛天依留给乐正绫的礼物。】
【乐正便当府系列】


【011】 
“龙牙,最后一个问题,我对你的感情……是不是人类所说的喜欢?”言和漂亮的眼眸里倒映着小小的乐正龙牙,脸颊苍白得几近透明。话音未落,她的身影迅速坍缩,消失殆尽,全然不给龙牙回答的机会。

——————————
【背景:鱼妖设定。小白鱼言和内丹毁坏之后,功力散尽,就地消失惹。顺带一提,言和的最后一个问题作者我不造答案,但是言和与牙哥知道】
【大概会撸成短篇系列】


【021】
“嫂子,先吃饭吧,别饿坏自己。”乐正绫伸手去扶跪在孝幔边的言和。言和推开她的手,却因为腿麻站不起来,习惯性的向旁边伸出手,说着:“龙牙,扶我一把。”话音未落,满厅寂然。言和抬头,灵位牌旁悬着的遗照撞入她的视线,才恍然想起,那个人,已经不在人世。
——————————
【背景:龙牙因病死去,言和一时不能接受,即使跪在灵堂里也依然在潜意识里认为龙牙还活着。】
【自身经历代入有。】


【022】
“龙牙,你知道么,我现在只希望回到和罗儿妈妈三个人生活在山里的日子,不要遇见你。”蜷缩在地牢角落的女孩忽然抬头,在正准备离开的那人背后幽幽低语。乐正龙牙一顿,快步离开,也不曾看到言和落下的眼泪。对不起,都是我害你被牵扯进这些阴谋里,所以,如果能回去,就不要再遇见了。
——————————
【背景:自己的祭司设定。言和被人设计,失去了大祭司的位置,至此她发现那么多年来的一切其实是个阴谋,而她注定是个牺牲品。被关在地牢的时候乐正龙牙去看她。】
【情节设定备忘录。】


【024】
深夜,昏暗的房间,废弃已久的戏楼,咯吱作响的木地板,是老奶奶的吓人故事里必备的元素。
临窗的柜子前有白芒微弱,穿着浅色戏装的女孩蜷在角落里,听到脚步响,抬头苍白微笑:“龙牙,好久不见。”她的容颜一如当年,乐正龙牙却已是耋耄之年。
“阿和,你果然还在这。”
老人颤着手从怀里取出一支陈旧簪子,踩着老化的木板一步步走向那个白发的女孩,单膝跪在她面前,将簪子在她发间比了几下,却找不到可以将发簪插上的地方。
“龙牙,你真冒失。”言和劈手夺过簪子,握在胸前,形体渐渐消散,“你阳气那样重……以后……可没法再见面了。”
“再见了。你这冒失鬼。”言和的笑在飞散的光点里渐至透明,发簪从再也握不住它的细瘦指间掉落,一声轻响。
乐正龙牙维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一手撑着木质的墙壁,苍老的脸庞无一丝表情,只是疲惫。
再见不到了,再也不会伤害到你了。
再也不会。
——————————
【背景:看完鬼故事以后的脑洞。言和与龙牙在戏楼里相识相知相爱,后来出了点事情,言和因为龙牙死了。但恋旧的魂魄总是忍不住回到那座戏楼去,后来索性住下了。渐渐传开了闹鬼传闻的戏楼在几年内被废弃,到最后只有龙牙还会去那里。但是龙牙还有自己的人生,所以中间有几十年没有再回去。后来龙牙觉得自己老了时日无多了,想去看看言和还在不在,结果见到故人太激动忘了自己阳气重……Bad Ending】
【不会写老年人的思维请多多包涵啦QAQ】


【026】
眼角双泪痣的老人拿着凿刀在皮影人的袖头细细凿出圆形花纹,几个未曾敷彩的皮影人在他手边整齐摆开,与他手中的这一个都是同一副面容,与那个女孩相同的容颜。“最喜欢听乐正大哥你演的皮影了。”那天,女孩抱着弟弟偏着头笑容嫣然,柔软的白色短发发梢微翘。不知如今她的笑是否依旧。
——————————
【背景:皮影艺人乐正龙牙与小他十六岁的女孩言和相爱。后来言和出嫁,龙牙离开。从中年到晚年,龙牙一直按着言和的模样制作皮影,从孩提到耋耄,用刀雕镂着她的一生,包括他见到的前半生和与他再无关系的后半生。】 
【决定写成短篇系列】【排在计划表末尾大概会拖一两年……】


————————————

【暂时就这么多刀子……咦等等不对啊!不是说我这些零零散散的东西大半是BE么怎么只有这么几个啊这不科学……】

评论(2)
热度(7)

© 芥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