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同人】《妙法院》(无CP向)

[短引]

腊月廿三,是为小年。

是日圣驾保津楼,御苑妙法院保津楼前演球戏。官民杂处,共赏乐事。





“队长!”

心华从人群里露出头来,一声清喝,奋力把手中的缀球子向外一抛。那只缀饰图案做工精巧的球在空气里划出优美的弧,直奔那只彩绘的球盂而去,可惜力量还不足,才到一半路程便往下落。

言和早应声而动,催马赶到球下落的地方,细长的彩画球杖一挑一挥,那球便乖乖顺着她的心意,继续奔向前方。她的力道拿捏得恰好,缀球子拉出的弧线末端,正在球盂的口的中央。

盂口敞开着,好像也期待着球来到。

胜利已然在望。

另一支彩画的球杖却忽然横过来在盂口一扫,把那只即将入盂的球扫飞出去,失了踪迹。右队的队长在球将入盂的瞬间终于驰马来到,险却完美的截住了球。

红色的小马在球盂旁停下,马背上的人一身男子样式的鲜红袍服,红棕色的长发亦结着男子的发髻,碧玉簪束着发冠,装束得英气逼人,胸前却有圆润的弧线。这美姿仪的堂堂少年,原来是个女子。也不仅她,场中所有人都是男装打扮的女孩。

乐正绫隔着球盂与言和对视,骄傲的一扬下巴,笑:

“承让了。”

“切。”言和半是无奈半是好笑,目光往地上去寻不知所踪的缀球子,余光里瞥见右队的战音忽然动了。

战音策马越过数人,一马当先奔向地上一个小点,鲜红袍角在身侧翻飞,很有点儿义无反顾的感觉。众人随即反应过来,纷纷追上去。各色小马背上红青两色间杂,汇聚到一处,斑斑驳驳,却也好看。唯独乐正绫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摆出了观战的姿势。

战音始终一骑当先,眼看着离缀球子越来越近。马的速度稍微慢了一些,她把右脚脱出马镫子,右手抓牢了马鬃与马鞭,鞭梢咬在嘴里,整个身体向左侧坠下去,左手往下一捞把球捞起,刚坐正了身体就挥鞭,催马绕着马场奔跑,尽可能的远离球盂。

左队的人焦急的想赶上去抢夺,右队的人已极有默契的展开了阻拦的网,此时马场上看起来好像是一群青色的鱼误入了红色的丝网。可怜的鱼儿们进退两难。

乐正绫守在球盂旁,没有半分加入的意思,只闲闲地望着人群,笑着抬高了音量:

“好!战音,干得漂亮!”

战音闻言,远远朝她露出一个微笑。那笑容有点稀薄,像她们腰间玉带上反射的日光。

后面的人群里忽然有两骑突出来,一左一右,渐渐赶上了战音。战音回头瞥了她们一眼,放弃了原本刻意保持的与人群的距离,连加两鞭,与两人拉开了距离。心华和洛天依对视一眼,彼此点点头,也连加几鞭赶上去,却不抢球,只是紧咬在战音马后不放。

乐正绫远远观望着她们的追击战。眼前场面有些奇怪:战音快,心华和洛天依也快;战音慢,她们也慢;她们仅是紧紧咬住战音,似乎对缀球子半点兴趣也没有。但是那怎么可能。无论谁都能发觉出这其中的不对之处。乐正绫略一思索,便猜出了她们的意图。

战音手劲大,握球稳,轻易抢不到球,她们这是想逼着战音传球好趁机抢球呢。

虽然猜到了这一点,但乐正绫什么也没做,只是不以为意地笑了一笑。

这点小伎俩,战音会应对得很好的,不必她费心。

战音再瞥了身后一眼。心华和洛天依还是紧紧咬着她,半步都不肯落后。战音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很快平展,忽地大喝:“星尘!”

星尘立即放弃阻拦墨清弦,应声离开人群,向前去追赶她们。墨清弦立即跟住星尘冲出人群,却刻意放慢了马速,调头沿着与战音她们相反的方向跑。

这一边星尘已赶上了心华和洛天依两人,马头几乎与洛天依的马头齐平。洛天依瞥她一眼,紧张地一咬唇,正想加速,星尘却忽然调转马头,让那匹黑色小马往马场另一头跑去;她自己却跳下马,跑步上前接住战音抛来的缀球子,接中了便立即去追赶自己的马,握住马尾重新回到了马背上;刚刚坐稳,忽然又勒停马,回过身来望刚才与她擦身而过的那人,满脸懊恼神色,若是此刻她站在地上,定是要往地面上狠狠跺上一两脚的。

方才与她擦身而过的人一身青衣,此时也于马背上回过身来,把手上的缀球子亮了出来给她瞧。就在刚才,两匹马错身而过的瞬间,墨清弦趁星尘还未坐稳,抢过了她手中的缀球子。

趁着战音还未反应过来,这边洛天依已就势上前,牢牢挡住战音,不让她有机会冲出去抢球;心华则从洛天依让出的空当里冲出去,迎面去堵截星尘,不叫她追上墨清弦;场上的形势瞬间逆转,右队的人成了鱼,左队的人却成了网。

“言和这狐狸!”乐正绫愣了一刹,恍然大悟,笑着骂了一句。

她们还是上当了。心华和洛天依紧咬着战音不放却不抢球,是想逼着战音把缀球子传给别人,在她传球时将球抢走不假,但负责抢球的人不是她们;言和早摸清了每个人的特点,知道战音必然会把缀球子传给星尘,星尘又总是让马先跑,接了球后再调头追赶自己的马;言和等的就是星尘上马的瞬间。

也只有言和那种心细如发的人才会制定这么麻烦的策略了。让心华她们两个直接抢不就结了嘛,兜那么多圈子……

不过仔细想想,来硬的她们肯定抢不到啊……

乐正绫还在走神,墨清弦已带着缀球子径直往球盂这边来了,没有半分要把球传给言和的意思。这肯定也是言和的安排,不然她怎么会这么做。

言和这次又想做什么?算了不管,总之不能让墨清弦靠近球盂。

乐正绫快速地环视自己的队员;每个人都忙着突破对手的堵截,无暇分身,除了她自己。

好吧,只好自己上了。

乐正绫深吸一口气,呼出,马鞭一扬一抽,向着墨清弦对面冲出,逼得墨清弦转了方向。但也只是片刻,墨清弦避开她的冲势后迅速回头,沿着原本的方向继续跑。乐正绫本来也不指望这一冲能让墨清弦停下,立即回马追上去,挡在墨清弦马前,逼着她往后退。

墨清弦被逼得一直往后退去,却没有半分焦急颜色,唇边甚至还带着淡笑。那点笑意让乐正绫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她似乎又踏进了什么圈套。

先前被忽略的一点细节突然从记忆里跳出来,乐正绫的脸色立时沉了下来:从刚才战音把缀球子抢在手里时起,言和就隐没在了人群里。

在被她忽略的这段时间里,言和可以到达场上的任意一处。

那么,现在,言和在哪里?

答案不言自明。

战音焦急的大喊从乐正绫背后传来:“队长!球盂!”墨清弦在同一瞬出手。素白的手向前抬托,缀球子带着弧线离开了她的掌心。

不及多思,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乐正绫挥动球杖击在球上。缀球子在这一击下偏离了原来的方向,向着右侧去了。

墨清弦唇边的笑完全绽开:“多谢。”

乐正绫一个激灵,忽然明白过来,立即调头向球盂那边跑。

但已经晚了。

墨清弦之前不断的退让,引得她在不知不觉间偏了方向,而她浑然不觉,以为球盂还在自己背后。她方才击出的那一杖,其实成了言和的助力。

言和这狐狸果然狡猾!

见鬼!这圈套她竟然还是踏了进去!

缀球子在乐正绫眼前一头扎进了球盂里,而她的球杖还来不及动。

炉里香才燃了一半,这场球戏便已结束。高楼上一声鼓响,淹没了乐正绫微小的叹息声。

场上所有的人与马都停住了。那只白色的狐狸骑在同样纯白的马上,腰背挺直,下巴微微仰起,蓝色的眼睛里盛满太阳的光亮,带着一点点的得意看向乐正绫:“我们赢咯。”

“切!”乐正绫到了此刻也不示弱,“那就让你们一次了!”

下一次,一定赢回来。




[碎碎念]

其实一开始是想写宋朝的一种表演的,然而写了一半才发现自己弄错了规则,于是机智的改成了架空向哈哈哈。

并没有cp向。

不是不带牙哥摩柯玩,只是不想写性转_(:3」∠)_

对马术了解不多难免有bug,求多包涵_(:3」∠)_

以后大概会写个修正版,如果记得的话。

好久没码字退步忒多,能看完全文的人我表示十分感谢w


评论(2)
热度(8)

© 芥瞳 | Powered by LOFTER